<form id="xhzhr"></form>

<form id="xhzhr"></form>
    <form id="xhzhr"></form>

        <form id="xhzhr"><nobr id="xhzhr"><nobr id="xhzhr"></nobr></nobr></form>

              四個和尚一起上 噗嗤噗嗤啊太深太粗

              劉澤捏著嫂子遞給的饅頭,嘿真軟乎啊跟王璐的胸手感差不多嗎。

              “哦,我說呢。”張玉香隨即問道:“你給人家看好了沒有,你父母都懂醫術可別沒給人家看好丟你父母的名聲。”

              “哎呀,嫂子你不說我還真給忘了。”劉澤想起昨天下午光記著和王璐調情來著,這病可真是沒給人家看徹底啊。

              “等下,我去山上采點草藥給王璐治病呢。”說完劉澤,趕緊拔了幾口飯,又拿起嫂子正好的饅頭。

               文學

              嘿,真軟乎啊............

              吃完飯,劉澤本來想說幫嫂子把碗給刷了,張玉香示意讓劉澤趕緊去給王璐采藥看病,劉澤只好作罷。

              清風村,位于秦嶺周圍山川綿連,還有著原始深林,山上的草藥數不勝數劉澤從小就跟著父母上山采藥,對于一些藥材劉澤眼睛一看就知道這個年份多少藥性什么的。

              今天上山就是要給王璐采一味最最常見的中藥:黃芪。

              黃芪,又名綿芪。多年生草本,高50-100厘米。主根肥厚,木質,常分枝,灰白色。莖直立,上部多分枝,有細棱,被白色柔毛。多年生草本,黃芪的藥用迄今已有2000多年的歷史,其有增強機體免疫功能、保肝利尿、抗衰老、抗應激等等。

              本來劉澤家里面是有黃芪的,可惜年份太長藥性都沒了,只好說來上山采藥。

              劉澤一路走走停停,在大山里穿越著,走到一個小湖旁邊,看到湖邊有著一株黃芪,看起來年份還不錯,劉澤拿著藥鋤,往湖邊走去。

              劉澤小心翼翼的把黃芪采下來放到了自己的藥筐里正準備說要走,忽然聽到湖里傳來一陣水花的聲音。

              劉澤朝著聲音傳來的地方走去,放眼望去。

              嘶!

              只見一個看起大概十七八歲的少女正在湖中洗澡,一張稚氣未脫的小臉,黑發飄蕩在湖面上,此刻少女似乎已經洗完了澡,少女站起身來,胸前的山峰不大但看起來十分挺翹,下面似乎沒有那點點黑色,看起來十分粉嫩。

              劉澤已然看呆,下體瞬間猙獰起來。

              張小凝今天很不開心,因為昨天剛收到大學的錄取通知書。

              本來這是一件高興的事,可是打小父母雙亡跟著爺爺長大的張小凝哪里負擔得起學費,再加上最近爺爺又得了病,更是讓這個家捉襟見肘。

              跟爺爺說自己不想去上學,想在家照顧爺爺,可是爺爺和她大吵了一架不同意她輟學。

              心情煩悶的張小凝便想到來到這個湖里洗澡,放松一下自己的心情??烧l知道讓劉澤給看遍全身。

              劉澤看著湖里面的張小凝正往岸邊走去,趕緊慌慌張張的找個地方躲起來,誰知道腳下一滑,摔了一跤。

              聽到岸邊有人張小凝大喊道:“誰!”

              張小凝趕緊跑到岸邊穿上了衣服

              “咳咳,是我啊。”劉澤起身拍了拍衣服,尷尬的看著張小凝。

              發現原來是劉澤在偷看自己,張小凝紅著臉怒聲道“臭流氓!你竟然偷看我洗澡,我還是黃花大閨女呢,全都讓你看光了。”

              張小凝想著今天剛和爺爺吵了一架,來這里洗澡又讓劉澤看了個精光,越想越氣竟然哭了起來。

              劉澤看見張小凝站在那里哭個不停,頓時腦袋有點大,趕緊上前道歉:“對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上山來采藥的。”說完還把藥筐里的黃芪拿出來。

              “其實我啥也沒看到啊,你可千萬別哭了”劉澤看著張小凝一張俏臉梨花帶雨委屈的樣子,內心涌上一股愧疚輕聲說道:“我哪知道這個地方會有人洗澡啊,對不起啊。”

              “嗚.嗚.”張小凝紅著雙眼用著要吃人的目光看著劉澤:“那你的意思是說我故意讓你看的嗎?”

              “那我沒說,你自己要這么想的。”劉澤道

              “哼??!你還敢說我要去派出所報警,說你是個小流氓把你抓起來。”張小凝狠狠的瞪了倆眼劉澤氣鼓鼓道。

              “別啊,千萬別,我賠你還不行嗎,你可別去派出所啊。”劉澤聽到張小凝要去派出所趕緊說道。

              “哼,你賠我,你那什么來賠我。”張小凝插著腰看著劉澤。

              “不行的話,你就看我洗澡唄。”劉澤無恥地笑著。

              “你想死嗎?我現在就去派出所告你非禮我。”

              張小凝說著說著眼睛就紅了起來:“嗚嗚,我怎么這么命苦啊,爺爺有病我還得照顧他我還想去上大學,今天又被這個流氓看光了全身,我的命怎么這么苦啊。”

              嗚嗚.......

              “什么,你說你爺爺有病,什么病,我是醫生,我能給你爺爺治??!”劉澤看著張小凝在哪里哭哭啼啼,頓時有點火大大聲地說道:“別哭了!”

              劉澤這一聲嚴厲的話似乎驚到了正在哭泣的張小凝。

              只見張小凝停止了哭泣,但還是忍不住在抽泣著說道:“你能...幫我把爺爺的病...治好嗎...。”

              劉澤看見張小凝似乎止住了哭泣柔聲的說道:“能是能,但具體我得去看看你爺爺的病情怎么樣,我才能下結論,但首先你先別哭了好嗎?”

              “嗯,我不哭了。”看著劉澤的此刻溫柔的模樣,張小凝忽然覺得這個小流氓長得還是蠻帥的嗎,自己被他看光了全身好像不是很吃虧嗎。

              想著想著張小凝的臉上似乎帶上了一點的笑容。

              劉澤看著張小凝傻傻的像是在想事情的樣子,問道:“你在想什么呢?還有你家是哪的???你叫什么名字?”

              伸手在張小凝的臉上晃了晃。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相關文章

              大胸女友韩国免费,亚洲成A人动漫播放器,八戒八戒观看免费高清视频网

              <form id="xhzhr"></form>

              <form id="xhzhr"></form>
                <form id="xhzhr"></form>

                    <form id="xhzhr"><nobr id="xhzhr"><nobr id="xhzhr"></nobr></nobr></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