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xhzhr"></form>

<form id="xhzhr"></form>
    <form id="xhzhr"></form>

        <form id="xhzhr"><nobr id="xhzhr"><nobr id="xhzhr"></nobr></nobr></form>

              小玲和建軍55章 這幾天沒喂它它都想你了

              又是在邱蘭馨的臥室里,要是被張小軍撞見了,簡直就是天下大亂!
              這個時候,張小軍已經打開了大門,托著行李箱朝臥室走來,腳步聲也越來越近……
              機智的邱蘭馨對老馬使了個眼色,旋即指了指窗戶,老馬二話不說,抱著一堆衣服翻窗跳進陽臺,躲在床沿下。
              與此同時,張小軍推門而入,當看見自己的老婆一絲不掛的躺在床上,臉上的笑容一僵。
              “蘭馨,你,你這是在……”張小軍目瞪口呆,沒想到一回家就看到老婆這個樣子。
              “老公,你怎么突然回來了?不是要培訓一個星期嗎?”邱蘭馨忍住強烈的心跳,面不改色的嬌聲問道。
              “哦,導師突發心臟病,培訓臨時解除了。”說起培訓中途撤銷的事,張小軍的臉上掩不住的失落,而后又納悶道,“老婆,大白天的,你這樣在家里是想干嘛?馬叔呢?怎么沒見他人?”
              見張小軍問起老馬,邱蘭馨原本懸起來的心又禁不住咯噔了下,她趕忙轉移話題,嬌滴滴的說,“老公,你幾天都不在家,人家想那個了嘛!”
              張小軍聞言身子一下酥了半邊,都說小別勝新歡,其實他在進來的那一刻,就已經蠢蠢欲動了。
              現在被邱蘭馨一勾引,張小軍越發忍不住了,徑直跳上了床,撲在了邱蘭馨赤裸的嬌軀上。
              眼看張小軍急不可耐,邱蘭馨連聲嬌嗔,“老公你別猴急呀,我先去把窗簾拉上。”
              說完,邱蘭馨欲起身下床,畢竟老馬此時還躲在陽臺上,這要是現場直播,多難為情。
              不想張小軍已經等不及了,他一把抱住邱蘭馨的纖腰,就開始動手動腳,嘴中嘟噥著,“哎呀,還關什么窗簾呀,家里又沒人。”
              邱蘭馨本身就處于極度亢奮狀態,這會兒被張小軍一嬌軀頓時就癱軟了,仰躺在床上任由他放肆的揉捏。

              沒兩下,張小軍就迫不及待的直奔主題,而邱蘭馨也來了感覺,開始忘情的呻吟。
              只是此刻,卻苦了老馬了,他龜縮在床沿底下,小心翼翼的穿好衣服,耳畔不時傳來淫聲浪語,勾引的他忍不住悄悄往上探出了頭……
              老馬看得熱血澎湃,一激動,渾身就來了感覺。
              看著屋內熱火朝天的景象,聽著邱蘭馨婉轉如鶯的嬌喘,老馬逐漸在腦海里幻想出,自己正在邱蘭馨的嬌軀上……
              然而,眼前的畫面戛然而止,就像老馬在手機上看得那部小電影一樣,突然暫停了。
              只聽一聲冗長的低吼,張小軍貼在邱蘭馨的肚皮上不動彈了。
              “唉!”老馬不由得心中一嘆。
              這個張小軍也太快了吧!

               文學

              而邱蘭馨又何嘗沒有同感呢?激情剛剛被點燃,老公就完事了,真是掃興至極呀!
              與其這樣,還不如不做呢!
              一時間,無邊無際的落寞感爬滿了邱蘭馨的心頭!
              這會兒,張小軍翻過身來,喘了口大氣,“老婆,我這次還好吧?”
              聽到這話,床沿下半蹲的老馬差點沒摔著!
              老馬心說,“小軍啊小軍,你就這點志氣呀!這連撒泡尿的時間都不夠呢!”
              邱蘭馨聞言忍了忍,點點頭,沒有說話,此時的她,被浴火折磨得備受煎熬。
              張小軍獨自樂呵道,“老婆,幾天不見,說真的,我都想死你了!走,咱倆一塊兒去洗個鴛鴦浴唄。”
              說完就拉起睡在床上的邱蘭馨。
              不料,邱蘭馨咬著紅唇,囁嚅道,“老公,我……我的腳受傷了,暫時還不能動……”
              張小軍一愣,急忙低頭去查看傷勢,這才發現邱蘭馨有一只腳裸腫得跟饅頭似的。
              他捧起那只扭傷的腳,納悶道,“老婆,你的腳是怎么弄的???”
              邱蘭馨沒有多想,如實回答說,“我洗澡的時候,不小心滑倒了。”
              沒想到張小軍卻追問道,“那你的腳不能動,又是怎么上床的???”
              邱蘭馨這才反應過來,剛才一時疏忽說漏了嘴,趕緊解釋道,“當時沒什么大的感覺,過后才腫起來呀。”
              頓了頓,邱蘭馨又嗔怪道,“本來就痛,剛才又和你……你還好意思問呢!”
              說完,邱蘭馨就佯裝很生氣的樣子,撅起了小嘴。
              見此,張小軍訕笑道,“不是的老婆,我沒有其他意思,都怪我不在家沒照顧好你,別生氣嘛老婆。”
              張小軍又哄了哄邱蘭馨,還抱著那只腳哈哈氣,這才把邱蘭馨逗樂。
              “好啦好啦,你快去洗澡吧,回來一身汗臭熏死人了。”
              邱蘭馨嬌嗔一聲,順手扯過毛毯搭在身上,虛掩著豐滿雪白的嬌軀,宛如懷抱琵琶半遮面,更有一番韻味了。
              張小軍看著似乎又有些忍不住了,伸手摸了一把那條修長的大腿,意猶未盡的說,“老婆,你等著我喲,我很快就好了,回來我們繼續嘿咻唄,哈哈。”
              邱蘭馨白了張小軍一眼,嬌滴滴的說,“死鬼,快去洗吧你!”
              張小軍嘿嘿一笑,光著屁股跑去了衛生間。
              聽到浴室里的淋浴聲,床沿下的老馬悄悄地站了起來,伸長脖子對床上的邱蘭馨小聲道,“蘭馨,我,我先出去,一會兒再回來啊。”
              快速穿好衣服,老馬躡手躡腳的來到了客廳,路過邱蘭馨的臥室時,下意識的往里面瞥了一眼。
              只見半裸的邱蘭馨躺在床上不自然的扭動,兩只手不停地上下游走。
              老馬的腳步驟停,一霎間口干舌燥,他回頭瞅了瞅衛生間緊閉的那扇門,此時的張小軍正在里面吹著口哨沖澡。
              “這……該如何是好呀?”老馬內心萬分糾結。
              正在此時,欲火焚身的邱蘭馨又情不自禁的嚶嚀道。
              頓時,老馬就如著了魔似的溜進臥室,趴在床邊上,使勁的吞了口口水,一沖動,兩只手就抓了上去……
              感受到老馬那雙粗糙有力的大手后,邱蘭馨很快就忍不住綻放了。
              一陣嬌喘吁吁,老馬絲毫不敢留戀,匆匆忙忙的離去。
              在大院里晃悠了好一會兒,老馬琢磨著張小軍和邱蘭馨也應該完事了,這才有模有樣的背著手回家。
              一進家門,就見張小軍在客廳收拾東西,老馬佯裝一臉驚詫,“咦,小軍回家了???”
              張小軍洗完澡又和邱蘭馨來了一次,雖然過程短暫,但因得到了邱蘭馨的積極配合,張小軍很是滿足,因此心情也異常不錯。
              他滿面春風的叫了聲,“是啊,馬叔,剛回來不久。”
              老馬頷首,裝作很好奇的問道,“這次怎么培訓這么快呀,不是說要一個星期的么?”
              張小軍笑道,“這不是導師中途意外生病了嘛,不過組織辦發話了,過段時間調整過來會再補上。”

               

              老馬笑了兩聲望向廚房,故意打趣道,“我今晚正好弄了點好菜,你小子真有口福啰!”
              張小軍哪里知道這是老馬專門為邱蘭馨準備的,當下樂呵著搓搓手,“行吶,晚上陪馬叔整兩口,呵呵。”
              打完招呼,老馬這才慢悠悠的走進廚房,一進去,老馬心里懸起的那顆石頭總算安穩落地。
              雖然老馬在廚房里忙活著,可心思卻不在手頭上,方才趁張小軍洗澡之際,偷偷和邱蘭馨做的那事兒,像身后的影子一樣揮之不去。
              那種滋味,嘿,還別說,簡直讓人又刺激又禁忌!
              老馬忍不住回想起邱蘭馨綻放的一剎那,臉上的表情以及渾身的姿態,仿若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
              這丫頭一定是得到滿足了!
              這么想想,老馬愧疚張小軍的同時,內心不禁又升起一股欣慰。
              也罷,今晚就陪張小軍多整兩口,也算聊以慰藉了。
              就在老馬置身廚房時,臥室里的邱蘭馨聽到老馬回家的動靜后,心底卻掀起了一波浪潮。
              就在剛才,同一時間,經歷不同的男人,其中一個還是自己的老公,這種滋味,無以名狀。
              雖然期間和老馬只是肢體上的接觸,但那種非一般的感覺卻歷歷在目,激情褪去,再回想起來,依然讓人心跳加速,面紅耳赤。
              自己的老公在家,居然和別人做那種事,而且還那么渴求……
              一時間,欲罷不能的邱蘭馨,不禁又陷入深深的自責中,仿佛只有這樣,心里會有那么一點好過。
              只是,接下來,自己該如何去面對老馬呢?
              作為一個原本思想行為循規蹈矩的女人,如今因一時沖動偷食禁果,內心深處的矛盾,并不是一般的深刻。
              思來想去,邱蘭馨始終找不到答案。
              所以,在聽到老馬站在客廳里吆喝了一聲,“開飯啰!”,邱蘭馨選擇了暫時逃避。
              她裝作懨懨欲睡的樣子,對張小軍說,“老公,我渾身發軟,你去吃吧。”
              張小軍一聽,似乎還有些高興,他認為是自己今天一下子來了兩次,肯定把老婆折騰的下不了床,不禁有了一點小滿足。
              他對邱蘭馨笑道,“老婆,那你好好休息,我給你盛飯送進來。”
              說完,他就出去拿碗給邱蘭馨夾菜盛飯。
              老馬正在餐廳里墨跡,此時看到張小軍往碗里夾菜,連聲問道,“小軍,坐著一起吃啊,你干嘛?不是說整兩口的嗎?”
              張小軍笑了笑,“我這是先把蘭馨的飯菜安排好了,然后好好的陪馬叔整兩口。”
              老馬聞言,心里咯噔一下,看來這邱蘭馨是明顯躲著他呀。
              瞬間,老馬的心情就失落到極點。
              這頓酒,老馬是沒興致喝下去了。
              張小軍把飯菜送進去后,回到餐桌旁,瞧見老馬默默的低頭吃菜,納悶道,“馬叔,酒呢?”
              老馬剛準備說算了,可轉念一想,都答應張小軍的事兒,臨時反悔好像不近人情,只好又去柜子里把二鍋頭掏了出來。
              喝著苦澀的酒,老馬心不在焉的和張小軍聊天,第一次感到席間吃酒的時間竟然這么漫長。
              然而,張小軍興致頗高,又沾了酒,那話音是一浪高過一浪。
              他臉紅脖子粗的對老馬勸慰道,“馬叔,要我說,你還是趁早找個老伴得了,免得每晚獨守空房,多寂寞呀!”
              老馬苦笑道,“小軍啊,我又何嘗不想呢?只是我一個人過日子習慣了,就算要找,也是找有緣分的那種,搭伙過日子的還是算了。”
              張小軍笑了笑,不置可否,畢竟,這是一個老生常談的話題。
              酒過三巡,張小軍醉醺醺的回房睡了,老馬收拾好后,獨自坐在沙發上悶悶不樂,他琢磨著是不是要找機會,主動和邱蘭馨談談。
              至于談什么,老馬自己也不知道,像這種有違道德倫理的事情,兩個人又都是你情我愿,能有什么好談的?大不了知錯悔改,日后堅決不犯了就是!
              這么一尋思,老馬心里又禁不住深深的失落。
              忽然,老馬又想起中午去醫院被跟蹤的事來,現在,張小軍臨時回家,這事兒就似乎嚴重了,必須立刻解決。
              “不行,我要去見見趙雅婷!”老馬心頭一驚,起身就出了門,往牛大江家里去了。
              在大院里晃悠了一圈,沒見著牛大江的車,想必人還沒回來,就更加放心大膽的敲響了牛家的門。
              “誰呀?”屋內傳來一聲慵懶的聲音。
              由于時候不早了,老馬心里又有點虛,所以并沒有開口回應。
              “死鬼,你出門沒帶鑰匙呀!”趙雅婷還以為是牛大江,嗔怪了一句,打開了門。
              結果,門一開,老馬一骨碌鉆了進去,動作之快,把猝不防的趙雅婷嚇了一跳。

              回過神來,趙雅婷拍了拍高聳的胸部,沒好氣道,“老馬哥,你干嘛鬼鬼祟祟的呀!差點沒把我嚇暈過去!”
              老馬順手帶上了門,一臉嚴肅的說,“雅婷,我來和你商量個事!”
              趙雅婷先是一愣,旋即釋懷一笑,扭著翹臀走去客廳,往沙發上一坐,伸手拍了拍鄰座的沙發墊,嬌嗔道,“傻愣著干嘛?過來坐呀!”
              老馬這才發現,此時的趙雅婷穿著一條薄薄的吊帶睡裙,渾身大片的雪白暴露在外,誘惑極了。
              畢竟是求人,何況對方還是一位美艷少婦,微醺的老馬乖乖地走過去,坐在趙雅婷指定的位置。
              屁股剛落座,一股牛奶味的香氣撲鼻而來,老馬忍不住瞥了一眼趙雅婷,她好像剛洗完澡,披在粉肩上的發梢還是濕漉漉的。
              “說吧,這大晚上的過來,想和我商量什么事呀?”趙雅婷心里有數,但嘴上卻裝作好奇的問道。
              老馬聞著芳香,原本下午在家被點燃的身體,此刻在酒精的作用下,豁然燃燒了。
              他使勁兒吞著口水,一時半會兒神智迷離。
              見老馬沒有直接回答,趙雅婷佯裝一臉呆萌的問,“你怎么不說話呀,不會是想來和我商量床事吧!”
              說完,就在老馬一陣微微的顫栗中,捂著小嘴浪笑不止。
              老馬舔了舔干裂的嘴唇,清清嗓子,“咳咳,那個,別開玩笑,我……我是來和你說說,中午的事。”
              趙雅婷自然知道老馬此行的目的,收斂笑容后,一臉淡定的說,“嗯,你說吧,我聽著呢。”
              老馬把手放在大腿上搓了搓,小心的試探道,“醫院的事,你看到了?”
              趙雅婷本就不傻,況且夜場出身,早已千錘百煉的跟個人精似的,她在聽到老馬這句模棱兩可的話后,仿佛又獲取了額外的信息,也第一時間起了疑心。
              一雙美目眨了眨,她很干脆利落的回答道,“是呀,怎么啦?”
              老馬心想,“壞了!她不單單只是發現我給邱蘭馨送飯!媽蛋,還被這女人抓住把柄了!”
              見老馬神色慌張,趙雅婷勾了勾嘴角,心中逐漸明朗了——
              這個老馬肯定和那個女房客有瓜葛!
              老馬也是做賊心虛,此時哪里還顧得上思考,直截了當的哀求道,“雅婷,大家都這么熟了,有些事你能替老哥我……保密嗎?”
              聽老馬這么說,趙雅婷的心里樂呵了,這老家伙還真不簡單,她原以為只是單純的送個飯而已,沒想到背后還隱藏了不為人知的秘密!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相關文章

              大胸女友韩国免费,亚洲成A人动漫播放器,八戒八戒观看免费高清视频网

              <form id="xhzhr"></form>

              <form id="xhzhr"></form>
                <form id="xhzhr"></form>

                    <form id="xhzhr"><nobr id="xhzhr"><nobr id="xhzhr"></nobr></nobr></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