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xhzhr"></form>

<form id="xhzhr"></form>
    <form id="xhzhr"></form>

        <form id="xhzhr"><nobr id="xhzhr"><nobr id="xhzhr"></nobr></nobr></form>

              虐她狠H折磨H 嬌妻三P全過程小說

                “也好,您和爸先去堂屋跟爺爺說說話,我們洗漱后就過來。”
               
                  “好。”
               
                  分道而行,嚴母和嚴父去了堂屋,“爸,早上好。”
               
                  “早。”老爺子手里捧著一本外文書,嚴母和嚴父還挺驚奇的,“爸,您居然看外文書籍了。”
               
                  “隨便看看,好些意思都理解不了,不過,不妨礙我多看看。”
               
                  “您看不懂還看什么呀?”嚴父湊了過去,看到里面全是蝌蚪文,不僅是外文書籍,還是英文書;他表示看不懂多少,很多單詞都是人家認識他,他不認識人家,“這些字看著眼睛都花了,您真有耐心。”
               
                  嚴國峰一邊看一邊說話,半點不耽擱,“你們年紀也不是很大,該學的還是要多學;毓秀有句話說的很多,活到老學到老,不然,人生多沒意思。退休了沒事兒干,還是得找點兒事情做。”
               
                  精神食糧是不缺的。
               
              ===https://www.AiyyzX.com/第686章 老人的快樂===https://www.AiyyzX.com/
               
              “爸說的對,是該好好學學了。”嚴母點頭表示贊同。
               
                  嚴父皺了皺眉頭,心有抵觸,“國外的文字很難學,還有什么詞匯組合什么的,比俄文還難;爸,您怎么想著學這種東西的?”
               
                  “與時俱進,懂?”嚴國峰的目光落在兒子身上,“國家在與時俱進,人也要與時俱進,不進步只能落后挨打。”
               
                  嚴父點點頭,“我知道了。”
               
                  “不能只是知道,還得付諸行動。”
               
                  嚴父連連表示會好好學的,嚴母對此沒有抵觸心理,難學還能難過祖國的漢字?漢字才是真的復雜,漢字都能學會,英文有什么難的?一時間轉換不過來,時間久了還能轉換不過來?
               
                  嚴如山和鐘毓秀夫妻二人洗漱好,來到堂屋,便見嚴國峰正在跟嚴父嚴母說著英文字母的組成;夫妻倆相視一眼,從彼此眼中看到了詫異,老一輩兒的人認真學習外文的很少很少。別是老一輩兒了,就是他們這一輩兒的人很多很多人都對外文束手無策,學習起來相當吃力。
               

               文學

                  他們找了個地兒坐下,不出聲打攪;還是王大丫端著飯菜進來,這場學習外文的勁頭才不得不中斷。
               
                  “嚴老,早飯備好了,可以吃飯了。”
               
                  “好。”嚴國峰順勢放下書籍,站了起來,“孩子們呢?”
               
                  “之前還沒醒,這會兒應該醒了,我去看看。”王大丫方下手中的東西便走了。
               
                  鐘毓秀道:“爺爺,爸媽,我也去看看。”
               
                  “一起。”嚴父道。
               
                  嚴母連連點頭,“對,一起去,昨天回來都沒來得及仔細看看他們;也沒能跟他們好好親熱親熱,不知道他們還記不記得我們。”
               
                  “你們一年到頭就回來這么一回,能記住你們就奇怪了。”
               
                  “爸。”嚴父無奈喚道。
               
                  嚴母臉紅了紅,“是我說錯話了,我們一年到頭沒見過幾面,他們這么小哪兒記得我們;沒關系,我們有半個月假期,接下來半個月我們和孩子們多處處。”
               
                  “這就對了,孩子們還小,不要說一些不合時宜的話;禮記、禮明、禮真雖然還小,但他們已經有點記性了,你們去問他們還記不記得你們,不是為難人嘛!他們再小也是要面子的。”
               
                  得,他們還沒說什么呢,老爺子就護上了。
               
                  嚴母苦笑,“知道了爸,我們一準不會亂說話的,在教養孩子這方面我們跟您沒法比,我們聽您的。”
               
                  “走吧。”
               
                  一家人浩浩蕩蕩去了后院,走進孩子們的房間,三個小家伙已經醒過來,龔招娣為他們穿好了衣裳;三套一模一樣的紅衣裳在他們身上也能一眼認出誰是誰,就是這么神奇。
               
                  他們三個一母同胞,出生時間相隔幾分鐘,越長越是各有不同;連性子都不一樣,但,挑的全是父母的優點長。
               
                  “哎喲喂,我的乖孫孫吶。”一看到三個白胖圓潤的孫子,嚴母瞬間忘了之前的保證;大步走上前就想抱,不想三個穿著齊整坐在床邊的小崽崽齊刷刷側身往后面爬,好似在逃命。
               
                  前進的腳步一頓,繼而,傻愣愣的扭頭朝嚴父等人看去,“他們這是害怕?”
               
                  嚴父盯著孫子沒說話,鐘毓秀抿唇含笑,嚴如山面無表情的說道:“他們這是想遠離您,跟您不熟。”
               
                  “這樣??!”意識到嚇著孫兒了,嚴母無奈笑道:“沒事兒,你們去哄哄,讓我們互相認識認識;熟悉了他們就不會躲著我們了。”
               
                  “他們往??刹粫@樣。”嚴如山再次說出了扎心之言。
               
                  嚴母撇大兒子一眼,“你就長了嘴巴叭叭。”
               
                  “事實如此,您還不讓人說了。”嚴如山輕哼,走到床邊朝三個兒子伸出手,“崽崽,出來。”
               
                  三個小子見到熟悉的人,這次倒是很給嚴如山面子,從床里側爬出來;雙手撐著站了起來,指著嚴父嚴母啊啊的說話,可他們說的,在場的眾位沒人聽得懂。
               
                  嚴父嚴母聽不懂也稀罕,三個乖孫子呢,瞧著白白胖胖的團子樣兒;穿著紅衣裳,衣服上繡了祥云和戶頭,那就是年畫娃娃。
               
                  “真可愛,真乖。”嚴母全副心神都在三個孫子身上,要不是怕嚇著曾孫們,她這會兒還能上去抱起來親幾口。
               
                  嚴父雖然沒這么明顯的失態,但,一貫冷凝的嘴角輕勾,可見對三個孫子也是喜歡的。
               
                  鐘毓秀上前將其中一個抱起來,嚴如山抱了另一個,狗蛋走過來將剩下的一個團子抱了起來;三個小娃娃被人抱在懷里,還不忘交流,似在好奇嚴父嚴母這兩個陌生人。
               
                  “禮記、禮明、禮真,這是爺爺,這是奶奶。”
               
                  “耶耶?”禮記歪頭,小手塞進了嘴里。
               
                  禮明和禮真同樣好奇的偏著頭,在他們的記憶力是沒有這兩個人的,“奈?”
               
                  “對,這是爺爺奶奶,你們要叫爺爺、奶奶。”
               
                  “椰、奶!”禮記帶頭喊了人,卻是口齒不清。
               
                  “是爺爺,奶奶。”嚴如山出言糾正。
               
                  禮明奶聲奶氣的喊道:“爺爺。”
               
                  “唉。”嚴父應的格外響亮,向來內斂的人,這會兒咧嘴直樂,“乖孫子,大山,這是老二還是老三?”
               
                  “老二。”嚴如山回了一句,低頭又問二兒子,“小崽,讓爺爺抱抱好不好?”
               
                  禮明趕忙抓住爸爸的衣襟,“不,不,不。”
               
                  “禮明不愿意,那禮記,你給爺爺抱抱好不好?爺爺是大英雄哦,爺爺可喜歡咱們家禮記了。”鐘毓秀哄著大兒子。
               
                  禮明和禮真瞅瞅爺爺,又瞅瞅奶奶;禮明還在猶豫不決,禮真已經伸出了手。
               
                  “爺爺,抱。”
               
                  嚴父表情都亮了,快速把小孫子抱過來,放在臂彎里顛了顛,“好小子,夠沉的。”
               
                  “他們每頓飯吃的多,胃口又好,還長不好就奇了怪了。”嚴如山說起這個一臉嫌棄,語氣卻相當驕傲。
               
                  嚴國峰站在旁邊樂滋滋的瞧著,一家人團團圓圓、和和睦睦的比什么都強了;到他這把年歲,曾孫都抱上了,也沒什么遺憾了。能多活幾年是幾年,希望能有看著曾孫們結婚生子的那一天。若是堅持不到那時候,他也滿足了。
               
              ===https://www.AiyyzX.com/第687章 像嚴家的孩子===https://www.AiyyzX.com/
               
              送兒子一個大白眼,嚴母冷笑,“小孩子吃的不多才得頭疼了,你跟小海小時候就挑食,要不是你爺爺費了好大勁兒把你們掰正,你們能長成現在的大體格?能娶到毓秀這么好的媳婦兒?你可做夢去吧。”
               
                  所以,媽,你兒子娶了個好媳婦兒是因為這份大體格?
               
                  傷害巨大,侮辱性也極強。
               
                  嚴如山看了看身邊的媳婦兒,默了,貌似媳婦兒看中的還真是他的外貌。
               
                  鐘毓秀看懂了他眼中之意,樂和的不行;一家人在一起,總能特樂和。
               
                  “媽,咱們家孩子以后要是挑食,也讓爺爺治一治他們。”她還真就這么想的,不是奉承,也不是隨波逐流。而是在未雨綢繆。
               
                  嚴母臉上的笑容微滯,繼而又笑了,心里同情三個孫子;他們媽媽對他們是真的好,但,也不是縱容他們溺愛之人,就這樣挺好。
               
                  “你說的很對,咱們家老爺子呀,手段強硬;真下了決心要整治一個人,旁人可跑不掉,當年我跟你爸在部隊里忙的回不來。小海和大山都是老爺子教出來的,看看他們倆現在,雖然沒在軍政混,卻也不是太差。”以前給大兒子安排的是混部隊,小兒子要是愿意可以去混政;可惜??!亂象一來,因著她的成份關系,大兒子被安排下了鄉,等到回來時已經對部隊的念頭很淡很淡,甚至已經沒了。
               
                  小兒子多少也受了些影響,有那么兩年精神上不夠積極;好在考上了大學,進了研究所,也算是不錯了。
               
                  “您說的很是,爺爺可是從萬里長征走出來的人,心性不是一般人比得上的。”這也是她佩服老一輩兒的真正原因,那些人才是真正能吃苦的人,他們可以為了祖國拋頭顱灑熱血,也可以為了祖國的建設死在工作崗位上。
               
                  后世這樣的人太稀有了,堪稱國寶;而在這個年代,卻是正?,F象,心中裝著國家,奮斗的目標也是朝壯大祖國實力而去。
               
                  “可不是嘛,老爺子走過的路,比咱們吃過的鹽都多。”
               
                  鐘毓秀對這話是萬分贊同的,老爺子可以說用腳走遍了半個祖國山河。
               
                  幾人聊著,還不忘給孩子們洗臉,然后帶出去吃飯;到堂屋,老爺子一如既往坐上位,嚴父嚴母在老爺子左手邊落座,鐘毓秀和嚴如山則是在老爺子右下手依次落座。
               
                  孩子們被王大丫和龔招娣放到了地上,又給他們鋪上一層褥子;小桌子小凳子放上面,即便孩子們摔了也只是簡單摔了一下。
               
                  小孩子平衡性不強,一個人坐在小凳子上很容易出事;有了厚厚的褥子在
               
                  王大丫和龔招娣為他們送上第一碗早餐——雞蛋羹;等他們吃完第一碗后才會上另一種早餐。
               
                  孩子們經過兩天的訓練,已經適應的很好;她們端什么來就吃什么,小胖手握著小勺子,一勺一勺往嘴里塞,小.嘴兒糊滿了蛋羹,胖臉一動一顫,小.嘴兒蠕動著可愛的不行。
               
                  嚴母那顆慈母心一下子就軟了,“他們這么早就開始自己吃飯了?”
               
                  “嗯,早點獨立好。”嚴如山點點頭,“讓王同志和龔同志也能輕松點兒,每頓都要喂飯,她們還有許多事情要做。”
               
                  “不是有你嘛!你這個做父親的給孩子們喂喂飯能怎么著?”對孫子愛,對兒子那就是嫌棄了。
               
                  嚴如山眼角微抽,“媽,我一個大男人哪兒能喂好孩子?不給他們喂到鼻子里都算是好的了。”
               
                  鐘毓秀和嚴國峰看了他一眼,抿春而笑,并未多言。
               
                  “那是你廢。”嚴母脫口而出,又道:“男女平等,懂不懂?女人能做的事兒,男人也能坐;人家外頭的女孩子家里家外一把抓,還上班工作,生娃帶娃,你怎么不跟人家學學呢?”
               
                  嚴如山:“......”
               
                  親媽!
               
                  他都以為自己是入贅的了。
               
                  鐘毓秀險些笑出聲兒來,硬生生穩住了,只是真的很好逗??!
               
                  “媽,女人可以生娃,你兒子辦不到。”
               
                  嚴母被噎的不輕,翻他個白眼,“你辦不到,那你倒是做你辦得到的呀;洗衣做飯帶孩子能辦到吧?你媳婦兒辛辛苦苦把孩子生了,還一次生了三兒。你就得把生孩子之外的事兒都給攬過來。這才是一個男人該干的事兒,不能事事指望你媳婦兒,知道不?媳婦兒是娶回家疼的,不是娶回來讓人家變黃臉婆的。”
               
                  嚴父無奈搖頭,嚴國峰輕笑道:“行了,大山做的挺好的,在家就幫著帶孩子;雖然家務活沒干,偶爾還是會幫著喂孩子的。飯菜上齊了,王同志,讓顧同志他們快過來吧,吃了早飯他們還有事兒要辦。”
               

              相關文章

              大胸女友韩国免费,亚洲成A人动漫播放器,八戒八戒观看免费高清视频网

              <form id="xhzhr"></form>

              <form id="xhzhr"></form>
                <form id="xhzhr"></form>

                    <form id="xhzhr"><nobr id="xhzhr"><nobr id="xhzhr"></nobr></nobr></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