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xhzhr"></form>

<form id="xhzhr"></form>
    <form id="xhzhr"></form>

        <form id="xhzhr"><nobr id="xhzhr"><nobr id="xhzhr"></nobr></nobr></form>

              幾個師傅一起干徒弟 我被兩根巨物前后瘋狂

              看著義弟和弟媳的臥室,老李心里又猶豫不定,停頓片刻之后老李還是走了進去。

              從來到這里做門衛之后,老李一直都在上班,要不就是很少在義弟家里,畢竟是寄宿,再加上弟媳對他住在自己家里不怎么搭理,老李除了回來睡覺之外很少待在這里的。

              可是今天跟弟媳之間的關系發生了巨大的改變,特別是自己曾經撫摸過性感的弟媳身體,這讓老李心里活絡了起來。

              老李走進了主臥室之后打量一下,房間里還帶著弟媳特有的清香味道。

              看看四周,老李臉上帶著強烈的好奇走到了臥室的衣櫥前。

              打開了衣櫥,看著里邊的衣服,多的都是吳雅的衣服,義弟小方的倒是不多。

              當老李蹲下來打開底層的橫抽屜時,眼睛睜大了一些。
               

               文學

              這個空間不小的抽屜里邊,是吳雅放內衣和襪子的抽屜。

              里邊內衣款式都很性感,黑色和紫色的偏多,而且內內都是那種很窄很軟的布料,當老李看到還有兩條性感如同細繩子組成的丁字褲時,他忍不住的把東西拿在手里撐開。

              看著面前不足巴掌大小的丁字褲,老李甚至想著這東西緊繃在弟媳那苗條性感的身-體上,一定會很勒得慌吧,走路的時候也不知道會不會有異樣的摩擦感。

              老李悄悄的把丁字褲放在鼻尖上,像是猛抽了一口煙一樣,聞著上邊好聞的味道,可惜沒有女人身體的特有味道,看來并不是帶著弟媳吳雅原味的東西。

              老李戀戀不舍的把黑色丁字褲放下,然后還發現了一條中間有縫隙的開檔內褲,這個帶蕾絲的黑色內褲充滿了情趣的味道,老李身體反應強烈起來,甚至幻想著弟媳穿著這件情趣開襠褲在身上,然后很方便被義弟狠狠進出的情形。

              當老李最后把抽屜里的性感絲襪拿在手里的時候,整個人的呼吸都變得急促起來。

              紫色黑色還有灰色和ròu色的絲襪,每一天都帶著濃濃的誘惑味道,老李將內褲放下,拿著一條絲襪,感受著美妙的滋味時,退下大褲衩用絲襪包裹著自己的身體,開始用手快速的動作起來。

              別看小方賺的錢不如吳雅多呢,吳雅衣著質量倒是很不錯,老李拿起來的這雙黑色的絲-襪薄如蟬翼,可是質感很舒服綿軟。

              老李隔著絲襪薄薄的一層薄紗,然后在用手來回動作的同時,這個美妙的絲襪帶給老李異樣的摩擦感是那么的新奇。

              老李瞇著眼睛,就坐在弟媳吳雅和義弟小方的床邊,分開腿用手不斷的快速動作。

              時間也不知道過去了多久,當老李爆發的時候,全身緊繃中,自己都忍不住從牙關緊咬的嘴里發出哼聲。
               

               

              自己坐在弟媳的床上,聞著吳雅特有的香味,還拿著她性感的絲襪緊緊裹住自己的東西,哪怕是自己弄,老李也感覺到了新奇美妙的感覺。

              老李心里嘆息,要是義弟小方不是意外回來,或許這些東西早已經深深爆發在了弟媳吳雅的身體深處了。

              聽說今年他們準備要孩子,老李突然間又冒出個邪惡的念頭來,要是自己把吳雅給弄的懷孕了,弟媳是不會把這件事情說出去的,而義弟小方更不知道,到時候義弟和弟媳養著他的私生子,一想到這里,老李的身下又再度膨脹了起來,因為肌ròu緊繃的關系,擠出了一些渾濁的水液。

              老李松開手,見著手背上都沾上了自己的痕跡,把絲襪從身上取下來,這時候老李有些頭疼了,這樣的話吳雅肯定就發現了自己下作的事情。

              老李把沾滿了他痕跡的絲襪疊好放在了櫥柜里,想了想之后他又對著絲襪拍了幾張照片,順便還把自己帶著余威的身體也拍了兩張,這才去把身體清洗干凈了。

              穿好衣服,順便把內褲換掉,老李又把洗衣機的衣

               

              服晾好,這才回到自己的臥室里。

              拿出手機來,找到了弟媳的微信號打開發送信息詢問著:“小雅,你今天什么時候回來?”

              過了幾分鐘,吳雅才給老李回了信息過來:“哥,有什么事嗎?我在外面和閨蜜逛街呢,估計會很晚回去。”

              “沒事,就是想你了問問你,在剛才你走之后,我沒忍住想要自己用手解決,可是今天跟你在一起接觸過之后,我發現用手弄的時間好久。

              于是我就沒忍住想要讓刺激更強烈一些,我就去了你房間,用你的絲襪裹在上邊,然后用手弄出來了。

              當時沒忍住,可是小雅,希望你能理解哥的苦,我一個人生活這么多年,確實不容易,我想你不會生氣的,是嗎?”老李舒坦的躺在床上抽煙,一邊幻想著腦子里各種各樣的女人,一邊給吳雅裝模作樣的發送了信息過去。

              也不知道吳雅是對這一切默認,還是經歷了中午在客廳里跟老公大哥的親密舉動,吳雅給老李回復的信息內容,看起來只是在抱怨居多,生氣的成分不大。

              “哥,你怎么能這樣呢?咱們上午做的事情就不對,會被戳脊梁骨得,而且我還是你的弟媳婦,你怎么能偷看我的內衣和絲襪?

              你還,你還用我的絲襪做那種事情,太嚇流了。”吳雅的信息在最后,還帶上了一個憤怒的女孩表情,看起來像是撒嬌的成分多一些。

              老李笑瞇瞇的把剛才拍的絲襪和自己身體的照片發送了過去。

              性感的絲襪上,一大灘痕跡那么明顯,充滿了欲望的氣息,而且掛在上邊的量是那么多。

              另一張是老李靠近了身體拍的特寫,上邊帶著余威的氣勢,黝黑粗壯,滴著黏糊糊的液體,上邊道道青筋鼓起,充滿了力量和威猛的感覺。

              老李猜得出來弟媳的心里,肯定是猶豫的,身體很需要男人讓她徹底滿足的滋味,可是因為彼此關系,吳雅內心肯定會糾結。

              所以在老李看來,吳雅只會對自己欲拒還迎,半推半就,可是不論老李跟吳雅說什么,或者發什么圖片,吳雅最多就是說他兩句,根本就不會真正的生氣趕走他的。

              老李那兩張照片發送過去很久,一根煙都抽完了,弟媳吳雅的信息才姍姍來遲。

              “哥,你太羞人了,哪有你這樣做大哥的啊,不但偷拿弟媳婦的絲襪玩弄自己那里,還,還把這樣的照片拍下來給我看。

              太羞恥了,剛才我沒注意,打開來看一眼的時候,差點就被我閨蜜看到了,丟死人了。

              你都把我的絲襪弄臟了,那一條絲襪我還沒穿過呢,你真是太討厭了。你以后要是忍不住,就,就想別的辦法啊。”

              吳雅的信息帶著慌張與忐忑,可是到現在這個地步,脾氣一向不好的吳雅,卻出奇的沒有生氣和憤怒,這讓老李心里越來越踏實。

              每個女人,不論是多么的強勢或者高冷,多么的低調或者不近人情,在現在的老李看來,都是偽裝防備的一面,當女人的欲望燃燒起來之后,都是一個樣子,那就是渴望自己的興奮被滿足,渴望得到滿足的發泄,眼前他感覺自己這個性感苗條的弟媳婦就是這種悶搔的類型。

              “我保證以后再也不會了,還不是今天被你刺激的我興奮受不了,才想出來的辦法呢,誰叫我的弟媳婦那么靚麗迷人,一想起來我就沖動的受不了。

              小雅,要不你今天早點回來吧,我想真正的在你身上發泄,也一定會讓你滿足的。

              相信我,我比小方厲害很多,保證你嘗試過我的滋味之后,一定會上癮的。

              不然的話我這樣單身憋屈著,總會忍不住的,要是有一天忍不住強上了你,那個時候也只能怪你太性感迷人了。”老李繼續跟弟媳吳雅聊天,同時還夸獎了她一句,老李再不懂女人,也知道沒有女人不喜歡被人贊美的。

              說著撩撥的話語,同時也在贊美著弟媳吳雅。

              估計吳雅跟閨蜜在一起逛街,所以這兩次信息總是隔幾分鐘才發送過來。

              “哥,我是小方的妻子,而你是小方的大哥,要是咱們發生關系了,別人該怎么想我們?

              要不,要不這樣好嗎大哥?我可以經常把我當天穿的絲襪或者內褲,在洗澡之后給你留在浴室里,你去洗澡的時候就可以用我的貼身衣物發泄了。

              我穿過的絲襪和內褲到第二天我就會清洗,這樣你的痕跡也會被洗掉,不會出問題。

              這樣只限于你忍不住的時候哦,而且還不能被小方知道了,他現在上夜班是兼職,有時候累了就會早回來,時間也不固定,這樣要是不小心的話會被發現的。

              我能幫你的也就這么多了,其他的事情,真的不行的。”

              吳雅的話語說的很清楚,不

               

              她主動說將自己穿過的內褲絲襪留給老李用,在老李看來這可是個令他驚喜的主動表態。

              當然了,對于老李說什么真正發生關系不行之類的,王軍不放在心上,只要有機會,王軍哪怕強上了自己的弟媳,他也相信弟媳最多就是嘆息一聲,罵他兩句。

              生米煮成熟飯,吳雅以后肯定就是默認這一切的發生,甚至食髓知味之后,這個悶搔得不到滿足的弟媳還會主動的愛上這樣偷偷的刺激事情也說不定。

              越想心里越是期待,老李在床上翻轉身體,繼續跟弟媳吳雅發送信息,他也知道欲速則不達,只要是慢慢改變跟弟媳的相處,時間久一點肯定水到渠成。

              “小雅,你真好,知道哥單身難耐,還愿意這樣幫我,不過你看這樣好嗎?每到周末的時候,你幫我用手弄出來,我也可以用手幫你,甚至用嘴都行。

              這樣咱們都能感受很刺激很美妙的滋味,你這可是幫你大哥,是在做善事,小雅,答應我好嗎?”

              老李把信息發送過去之后,這次吳雅也是過好久才發送信息回來:“那不行,孤男寡女的,要不是今天小方突然回來,我估計咱們倆就出事了,這件事情可不行。

              哪怕,哪怕我用手幫你解決一下,可是這樣下去,早晚都會越來越過分的,用手之后不久該用嘴巴了,接下來是不是就該用我兩團大柔軟夾著你,或者用大腿并緊了讓你在縫里蹭?

              那最后肯定就要真的發生關系了,那可不行,最多,最多就是在你忍不住的時候,我可以給你拍點不露臉的性感照片,讓你看的時候可以幻想一下,這樣你動手的時候時間就能快些了。

              哥,你真是越來越討厭了,以前的時候看你那么老實,現在才發現你心里可壞著呢。

              枉我今天出來跟閨蜜逛街,我還牽掛著你的事情呢,你就老想,老想弄我,討厭啊你。”

              看完了吳雅的信息,老李自己對著手機呵呵的樂了起來,剛爆發不久的身體,這時候跟弟媳吳雅聊起這些曖昧的話語時,心里那種躁動不安又一次的冒出來。

              “牽掛我的事情?我的什么事情?難不成你在琢磨怎么幫我發泄身體需要嗎?其實小雅,不只是我,你也是很需要的,不然時間久了女人得不到滋潤也老得快,而且氣色都不好。

              你看那些容光煥發的女人,她們那么光彩照人,可都是經過男人的滋潤才會有那么迷人的氣息,我這也是為了你好。

              你要是感覺咱們之間發生關系,會讓你有負罪感,會讓你有顧慮的話,要不咱們就用小雨傘?到時候有哪一層膜的阻隔,咱們兩個也可以自我安慰說并沒有真正的發生,畢竟有那玩意兒隔著呢,你看我這個辦法好不好?”老李繼續用撩搔,跟自己的弟媳說出最羞恥和嚇流的話語來。

              這次吳雅倒是回復的很快,先是一個用錘子敲打頭部的黃臉表情,之后吳雅的消息緊接著發過來:“哥,今天被你占便宜之后,你現在對著我就老是說這些話,真嚇流。

              我說牽掛你的事情,是想給你介紹個合適的女人,到時候你們接觸著,要是有感覺的話,你就可以享受正常的男女生活了。

              以后你們再結婚領證的,也算是成家立業了,畢竟這么久一個人也不是個辦法,我這不是牽掛你的事情???”

              吳雅的話倒是讓老李心中一暖,平時見吳雅脾氣不好性格強勢的,沒想到今天跟閨蜜逛街,還想著給自己找個伴兒的事情。

              老李跟吳雅經過上次浴室的尷尬,一直到今天在客廳里差點干柴烈火的點燃,兩個人的關系已經開始飛速的靠近,并且兩人對彼此都開始在慢慢的改觀。

              “小雅,你對我真好,我真的太感動了,以后我一定好好感激你,你可就是我的大媒人了。

              不過小雅,你把我閨蜜介紹給我的話,年紀差距是不是有點大?而且我外形和條件估計沒有年輕姑娘會看中的啊。”

              老李把信息發送過去之后,沒過幾秒鐘吳雅就發過來一連串的哈哈哈哈。

              正當老李心中納悶想要詢問她什么意思的時候,吳雅的信息再次發送了過來:“哥,你想什么呢,我這個閨蜜王薇薇跟我一般大,今年才二十四呢,再說了,人家今年就結婚了,有未婚夫了。

              哎,想想當年被小方瘋狂追求感動了,直接就跟他早婚了,現在想想就感覺好后悔。

              我這個閨蜜的后媽也單身兩年了,她家不缺錢,這兩年她爸去世之后,就想給***介紹個伴兒,一個是沒人管她清凈,另一個是這個后媽對她不錯,她也想為她這個后媽考慮。”

              老李看到這里真不知道該怎么說了,他有些無語的跟吳

               

              雅回復著信息:“小雅,你閨蜜跟你年紀一樣,那***不就比我大幾歲?有五十歲左右了吧。”

              “她后媽可年輕呢,還不到四十歲,而且她家有錢,他爸能看上的女人肯定不差啊。她這個后媽可不缺男人追求的。

              要不是母女倆擔心別的男人就是奔著她們家錢去的,估計早就找到對象了。她們想要本分老實的男人。

              等我回去有空再說吧,我現在跟薇薇準備去個咖啡館坐會兒休息一下,人家愿不愿意你還不一定呢,我準備喝咖啡的時候跟她說說這事兒。

              好啦,哥,我先不跟你聊了,你可記得,不要再偷拿我的內褲和絲襪那些東西做壞事,真討厭。”

              老李看著信息發呆,突然之間感覺自己變得無比幸運,想想以前弟媳對自己的態度,經歷過曖昧之后,弟媳對待自己的態度變化可真大。

              對于弟媳突然給自己介紹對象的事情,老李倒是沒太在意,畢竟他還算有自知之明,自己這樣的也就村里找找,聽吳雅那意思,人家條件這么好,還很有錢,那肯定是沒戲了。

              不過老李今天還是很開心,因為弟媳跟他的曖昧關系很美妙。

              兩頓飯老李隨便在外邊吃點面條包子的對付一下,晚上回來沖澡,一直到臨睡覺時,才聽到開門聲。

              蠢蠢欲動的老李還想出去跟弟媳好好溝通一下感情,可是緊接著又聽到小方的聲音出現。

              原來是表弟小方早下了晚班順道又把吳雅給一起接了回來。

              老李心里嘆息,今天估計是沒有機會感受這個性感弟媳的美妙了。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相關文章

              大胸女友韩国免费,亚洲成A人动漫播放器,八戒八戒观看免费高清视频网

              <form id="xhzhr"></form>

              <form id="xhzhr"></form>
                <form id="xhzhr"></form>

                    <form id="xhzhr"><nobr id="xhzhr"><nobr id="xhzhr"></nobr></nobr></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