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xhzhr"></form>

<form id="xhzhr"></form>
    <form id="xhzhr"></form>

        <form id="xhzhr"><nobr id="xhzhr"><nobr id="xhzhr"></nobr></nobr></form>

              當著大臣的面要了皇后 聽話放松一會就不痛了

              坐在一葉孤舟,一浪高過一浪的海浪把她推向至高享受當中。

              “我,我一定是在做夢?”雖然身體的熱浪提醒著她不是在做夢,可是郭小美卻不斷的在心里暗示自己,這是夢,而且希望這個綺夢一直存在下去,不愿醒過來。

              壓抑多年的劉為民拿出自己生疏的技巧,不斷的嘗試,不斷的練習,最后完全掌握。

              這一次類似綺夢一般的經歷和發泄,讓劉為民似乎找回了年輕時候美好的時光。

              春夢了無痕,經過一番男女之間情趣的拼死搏斗之后,劉為民和郭小美昏沉沉昏睡過去。

              劉為民強力的猛烈進攻,把郭小美弄的精疲力盡,身上的寒氣也在這時候被那些虛汗給蒸發出來。

              “累死我了!”劉為民望著現在都還陷入沉睡郭小美,忍不住一臉苦笑起來。

              在這種是事情上,男人始終不不如女人耐力好。

              畢竟只有耕不壞的田,只有累死的牛。

              在睡了兩個小時之后,劉為民從稻草上爬起來,穿好早已烘干的衣服。

              現在人已經被他睡過了,雖然這是才郭小美神志不清的時候,自己犯下的錯誤。

              可是身為男人,劉為民真的很想負責。

              問題是對方已經是有夫之婦,他這樣橫插進去,對誰都沒有好處。

              “你,小美,你醒了?”心里正在躊躇的時候,劉為民卻發現郭小美好看的睫毛似乎動了一下,看樣子她早就醒了。

              “嗯!”郭小美聽見劉為民的話,知道自己在裝傻下去也沒有什么意思了。

              只見她臉頰上激情的潮紅都還沒徹底散去,明亮的眼睛睜開看了劉為民一眼,然后怯生生朝他道:“劉醫生,你能把衣服遞給我嗎?”

              劉為民聽見這話,這才注意眼前的郭小美身無寸縷,而且她的身上還有殘留著兩人歡好痕跡。

              仔細望著郭小美晃眼的美胸,還有細長的大腿,以及平坦迷人小腹,這些東西都刺激著劉為民的研究,讓他心生澎湃,差點又想再戰一場了。

              特別是郭小美欲拒還羞的神情,對劉為民的殺傷力是最大的。

               文學

              只不過剛才的風流都是大家一時把持不住所做出的舉動,劉為民是真想趁著郭小美清醒的時候,再來一次的。

              可這個念頭他也只是在心里想想而已。

              劉為民再把郭小美烘干的衣服遞給郭小美之后,神情尷尬不敢看郭小美道:“剛才發生的事情,你都記起來了?”

              “嗯!”提到剛才發生的事情,郭小美臉色緋紅穿著衣服和褲子,點點頭不敢說話。

              等郭小美穿好衣服之后,劉為民忍不住開口朝她問道:“你沒事,干嘛跑到這里跳水自殺呢!要不是遇見我的話,你這條小命真沒救了。”

              劉為民也弄不清楚,郭小美沒事為什么要跑到這來自殺,真是太意外了。

              “我也不想的。”郭小美說到這,眼神里一片黯然。

              經過這次大難不死之后,她也徹底想開了,好死不如賴活著,死亡真的需要莫大的勇氣才能完成??!

              不過不知道為什么,在面對劉為民的時候,郭小美很想把心里的委屈都和劉為民坦白。

              或許是劉為民咱的慈眉善目,老實可靠。

              又或者是剛才兩人發生了超友誼的關系,所以郭小美才這么容易朝劉為民敞開心扉吧!

              總之,在她的心里,不知不覺中已經有了劉為民的位置。

              然后她就把自己的遭遇,一點一滴朝劉為民解釋起來。

              原來自從那日回家之后,趙元彬的父母隔三差五就數落郭小美是一個不能下蛋的母雞,整天只會浪費糧食。

              這讓郭小美心里十分的委屈和傷心。

              本來生不了孩子不是她的問題,只不過她為了顧及丈夫的面子,什么委屈都往肚子咽。

              誰知道趙元彬的母親得寸進尺,今天居然一言不合給了郭小美兩巴掌。

              這下讓郭小美心里壓抑的委屈徹底爆發出來,只見她一時想不開就跑到了這南頭山,然后躲在水潭邊上偷偷哭泣。

              再然后發生的事情,不用她說,劉為民也全都知道了。

              聽完郭小美的述說,劉為民這才發現她的右臉有一個淡淡的手掌印。

              “你一定很疼吧!”劉為民說完這話,右手不自覺摸著她的右臉,一臉關心道。

              “嗯!”摸著他伸來溫暖的大手,還有眼里憐惜的目光,讓郭小美心里一陣感動。

              一個見過一次面的男人就能如此關心人,而自己的老公卻對她冰冷漠不關心,這些都已經徹底傷害了郭小美的心。

              “劉醫生,謝謝你。”郭小美一臉感動望著劉為民,然后撲在他懷里低聲抽泣起來。

              “我真的很痛苦??!”

              “沒事,沒事了。”劉為民輕輕拍著她的后背,嘴里輕柔說道:“不管你遇見什么事都不要怕,一切有我。”

              郭小美聽見他這關心的話語,頓時心里的感動更加泛濫和增強了。

              而美人入懷的劉為民,聞著郭小美身上的香味,劉為民忍不住心動起來。

              撲入劉為民懷里的郭小美,察覺到有東西頂著之間小腹,頓時嬌顏上滿是羞澀的紅暈,嘴里忍不住開口問道:“劉醫生,你,你還想要啊!”

              “嘿嘿!剛才還不過癮,我們再來一次!”看見郭小美臉色潮紅的模樣,劉為民心里一動,嘴里忍不住調笑起來道。

              看見劉為民此時的模樣,還有剛才的瘋狂,郭小美是徹底嚇著了。

              她沒有想到劉為民看上去年紀大,可是身體素質一點也不比年輕人弱,剛才都已經戰斗了幾次,現在有蠢蠢欲動了。

              “我告訴你一個保準生孩子的訣竅。”劉為民在郭小美耳邊吹著氣,輕聲說道。

              “什么訣竅?”生孩子可是郭小美心里最迫切的愿望,現在聽見劉為民這么說,她忍不住心動開口問道。

              “那就是......”劉為民說到這,安雙作怪的大手,順著郭小美衣服深入其中,攀上她胸前鼓起的內衣里,然后一臉享受揉捏起來。

              “每次完事之后,你要抬著屁股,等種子留在體內半個小時,不出一個月,你一定能懷上孩子。”

              “真的嗎?”胸前受到刺激的郭小美,忍不住低聲嚶嚀一聲,右手緊緊抓著劉為民的背,然后兩個人又滾在稻草上。

              不一會,房子里又傳來兩人的喘息聲,還有人影彼此起伏的畫面。

              又一次激情過后,郭小美躺在劉為民的懷里,雙腿夾緊,面上潮紅閉著眼睛享受剛才的歡愉時刻。

              “小美,就讓我借給你種子吧!”劉為民撩撥著郭小美胸前的雪白,嘴里突然開口說道。

              “嗯!”郭小美閉著眼睛,回答道。

              反正現在他們都已經這樣了,郭小美也不想在找別人了。

              而且劉為民的給她的感覺十分美好,在沒有誰比他更合適了。

              傍晚的時候,有溫存了一會之后的劉為民和郭小美在約定下次見面的時間之后,一起下山去了。

              “劉叔,你怎么現在才回來呢!”正在做晚飯的林蘭花看見劉為民一臉輕松模樣,頓時眼里滿是疑惑開口問道。

              不知道為什么,林蘭花總覺得今天的劉為民神情有些不太一樣。

              而且在他從自己身邊路過的時候,林蘭花居然在他身上聞到了女人的味道,雖然這個味道很淡,可是鼻子靈敏的林蘭花知道,劉為民一定是去找女人去了。

              “我今天去給我父親拜祭了。”面對林蘭花疑惑的表情,劉為民一臉不以為意,嘴里解釋起來道。

              “對了,今天有病人來看病嗎?”劉為民嘴里打著哈欠開口問道。

              今天消耗體力太嚴重了,就算劉為民的身體強悍,也有些扛不住了!

              “沒有!”林蘭花望著劉為民打著哈欠的模樣,頓時一臉關心道:“只有幾個來買了一些感冒藥。”

              “劉叔,你要是累的話,先去休息吧!”林蘭花看到劉為民打著哈欠的模樣,連忙一臉關心問道。

              “也行,一會你們做好飯菜給我留一點就行了,我想去睡一會。”劉為民望著正在桌子上寫作業的王桂,朝林蘭花囑咐幾句之后,就會自己的診療室休息去了,在這診療室的旁邊,劉為民有一張床上,平日他都是睡在診療室里。

              “嗯!”林蘭花望著劉為民走進診療室,然后關上房門之后,面上的表情五味雜瓶。

              她對劉為民出去找女人的事情,心里頗有些不是滋味,空落落的心里似乎有什么東西不見一樣。

              “咦!不對??!”林蘭花心不在焉了半天,最后卻反應過來,以她的立場不應該生氣??!

              雖然劉為民想要認王桂做干兒子,可這些話都只不過是順嘴一說而已。

              再說了,她以什么立場生氣呢!

              想到這,林蘭花頓時面若潮紅,她貌似想得太多了一些。

              “不行,我要給劉叔找一個媳婦了,要不然的話他出去和那些女人亂搞,惹出臟病那就不好了。”林蘭花緊握著手里的湯勺,忍不住在心里暗暗說道。

              其實林蘭花根本不知道,她這是典型的吃醋心里,在不知不覺中她已經把劉為民當成了自己生命里的第二個男人。

              只是這時候她還沒有徹底明白,心里的真實想法而已。

              或許是因為昨天和郭小美的大戰太過消耗體力,所以劉為民第二天日上三竿才從床上打著哈欠起來。

              等他醒過來洗漱之后,打開診所的大門,然后坐在診療室,吃著林蘭花給他留下的燒餅。

              然后望著公路上來來往往的車輛,百無聊賴的發著呆,然后回味著昨天和郭小美的大戰細節。

              “老天果然對我不薄??!”劉為民腦嘴里吃著燒餅,面上忍不住傻笑起來。

              “老劉,你大清早的坐在這里傻笑什么??!”正當劉為民坐在辦公桌后面傻笑不已的時候,他從小玩到大好兄弟,南頭村的村長陳大孔帶著一位年輕小女生走了進來。

              陳大孔從劉為民手里搶了一個燒餅之后,若無其事大口吃了起來,然后朝劉為民開口說道:“老劉,我有點小事,想請你幫一下忙。”

              劉為民看見陳大孔一點也不怕生,拿起自己燒餅吃起來,這讓劉為民的心里忍不住一臉郁悶,這家伙還是和以前一樣,一點也不拿自己當外人??!

              “什么事?”聽見這話的劉為民,面上一愣,然后望著他身后年輕女人,忍不住開口問道:“這位是......”

              “他是我侄女,陳怡。”陳大孔三兩下把手里的燒餅吃完之后,連忙朝劉為民介紹起來道。“今年剛從的醫學院畢業,是一位實習醫生,我想讓她在你這里待上一年。”

              “這怎么可能!”劉國聽完陳大孔的介紹,面上一陣有些不解開口問道:“她既然是醫生,不在大城市的醫院實習,跑到我這鄉鎮給私人診所干什么?”

              在劉為民看來,這陳怡來自己的診所,似乎有些大材小用了。

              這時候,只見陳大孔一臉苦笑道:“她這不是攤上事了嗎?”

              “什么事?”這下劉為民頓時來了興趣,開口朝陳大孔問道。

              誰知提到這,陳大孔一臉苦笑道:“誰說不是呢!可這個丫頭,在市醫院實習的時候一不小心得罪了人,我沒有辦法也只能讓她來找你這躲避了。”

              在劉為民懷疑的目光下,陳大孔只能把陳怡所做的事情詳細給劉為民介紹起來道。

              原來陳怡今年從省醫科大學畢業,然后去了市里醫院實習。

              誰知道實習的時候,一位有錢人家的少爺對動手動腳的,然后陳怡氣不過把這少爺給狠揍了一頓,然后讓他不能讓人道了。

              “噗!”

              劉為民聽到這差點把嘴里的茶水給噴了出來,這個丫頭也太好太狠了吧!

              雖然劉為民沒有親眼看見這個場面,可是他的雙腿卻忍不住夾緊,下面感到一絲寒意,這對男人可是完完全全的要害??!

              “她居然把人家的家伙給廢了,那問題可嚴重了許多??!”劉為民也沒有想到陳冬的侄女居然這么厲害,居然能把那富家大少爺給弄成殘廢。

              人家傳宗接代的工具被他弄殘廢了,人家還能饒了?

              果然陳大孔聽見劉為民的感嘆,頓時忍不住一臉無奈苦笑道:“誰說不是呢!這丫頭仗著練過幾年跆拳道,出手沒輕沒重的,當時出事之后連忙離開市里,連家都沒回就躲到我這來了。”

              陳大孔說到這,一副誠懇的表情望著劉為民道:“就讓她躲在你這,平日里給你打下手,工資不用給,吃飯問題和你們一起吃就行了。”

              劉為民挺聽到這話,頓時心里忍不住一陣苦笑,自己這都快成收容所了。

              他讓林蘭花過來,不過是打著歪主意,想把林蘭花變成自己明媒正娶的媳婦,收留這陳怡圖什么呀!

              不過,劉為民一想起自己和陳大孔那可是從小穿著開襠褲一起長大的兄弟,而且在他服刑的時候,是陳大孔給他父親披麻戴孝,送終的,這個人情他必須還。

              再說了,那個富家少爺在有能耐,還能查到這窮鄉僻壤不成。

              想到這里,劉為民的拍著胸口朝陳大孔開口保證道:“行,反正我這房間挺多的,讓她留下來幫忙吧!我們吃什么,她就吃什么。”

              “這敢情好??!”陳大孔聽見這話,頓時緊繃的面容上一松,連忙拍著劉為民的肩膀,直呼他夠仗義。

              雖然來之前陳大孔心里有很大把握劉為民會答應,可這種事情劉為民答應是人情,不答應是本份。

              畢竟陳怡的確是在外面惹了事,這才跑出來的。

              既然劉為民答應收留陳怡,陳大孔連忙讓站在一旁的陳怡和劉為民見面,讓他們互相認識一下。

              不得不說,這陳怡果然是一個美人胚子,要不然的話她也不可能引起富家少爺的垂涎,甚至對她動手動腳的。

              彎彎的細眉,明亮的黑色眼珠里比林蘭花這種農村女人多了一絲靈動,還有自信之氣。

              而且因為她練過幾年武術的緣故,所以陳怡的眉宇之間還多了一絲英武之氣,讓人看過之后忍不住把她記在心里。

              “小怡,叫劉叔??!”陳大孔看見陳怡過來之后一直站著在那,又不叫人的呆滯模樣,讓陳大孔忍不住著想要多剁腳,這丫頭怎么不會看臉色??!

              “劉叔,您好!”在陳大孔的壓迫下,陳怡有些不情愿叫著劉為民。

              “嗯!”對陳怡一臉不情愿的表情,劉為民心里一臉不以為意,人家畢竟是城里人,而且還是省醫科大學的畢業生,現在卻要躲在這鄉下診所里,給他這個土醫打下手,她心里自然滿腹牢騷。

              身份不對等,陳怡對自己有意見,這是一件很正常的事,畢他不會和陳怡一般見識的。

              “既然我答應了你叔叔,讓你留在這,就一定會照顧你的。”劉為民說到這,想了想又繼續說道:“既然你也是醫生,一會有人來看病,你就負責給病人看病吧!至于你住的地方,等蘭花回來之后,再給你安排。”

              劉為民說完這話之后,起身把陳大孔送到了診所外邊。

              “老劉,請你見諒,小怡這孩子被我大哥和大嫂寵壞了,希望你不要介意??!”走出診所之后,陳大孔一臉歉意朝劉為民嘆息道。

              聽見他的話劉為民一臉不以為意道:“沒事,我們都一把年紀了,怎么會和小孩子一般見識呢!”

              “也是!”陳大孔聽到這也覺得是這個道理,畢竟他們都一把年紀了,又怎么會和小孩子一般見識呢!

              陳大孔說到這,突然一副意味深長望著劉為民,嘴里忍不住調笑起來朝他道:“老劉,你小子是不是對林蘭花有什么想法呢!”

              “這,這怎么可能!”劉為民陳大孔這么突然一問,頓時神情有些慌張,嘴里連忙解釋起來道:“你想什么地方去了,我是那種人嗎?”

              “你這家伙跟我,你還玩什么心眼??!”陳大孔看到劉為民打死不承認的表情,頓時嘴里忍不住笑著開口鄙視道:“就算你們在一起也沒有什么大不了的。”

              如果劉為民真的和林蘭花在一起的話,陳大孔也是樂見其成,畢竟他們兩個人都是苦命人,在一起過日子也無可厚非的。

              “你是不是在村里聽見什么閑話?”劉為民對于陳大孔這么問,頓時心里忍不住一陣緊張,開口詢問道。

              在鄉下地方,有時候流言真的會害死人。

              對于這些流言,劉為民自然不會放在心上,可是林蘭花一個女人,又帶著一個孩子,要是被其他人污蔑的話,以后她還怎么在村里生活下去。

              “大家大家都不是傻子,你這么照顧林蘭花,還出錢送她兒子讀書,就是一個明眼人也看得出你對林蘭花有意思了。”

              陳大孔拍著劉為民的肩膀鼓勵道:“既然你看喜歡人家,就出手要快,這樣村里人就不會說什么閑話了。”

              其實這幾年因為電視,還有年輕人都外出打工的緣故鄉民們的想法也開明了許多。

              “這,這個以后再說吧!”因為他和陳大孔都是幾十年的好兄弟,所以他也不想瞞著陳大孔,然后點頭道:“你侄女在我這,你就放放心好了,我不會讓她受到半點委屈的。”

              陳大孔聽見劉為民的話,面上十分滿意道:“有你在我當然放心了,那丫頭就是這種臭脾氣,你多多見諒一下。”

              兩人寒暄幾句之后,陳大孔就離開了劉為民診所。

              離開之前,劉為民詢問了一下修路的情況,結果陳大孔卻是苦笑不已告訴劉為民,修路的事情又涼了。

              對于一點,劉為民也有些無可奈何,畢羅漢看到這里竟這些都是政策安排,他一個普通人根本沒有什么能力去管這些多余的事情。

              劉為民回到診所的時候,正好看見一個鄉民前來看病,而陳大孔的侄女陳怡正在劉為民的位子上給病人看病。

              相關文章

              大胸女友韩国免费,亚洲成A人动漫播放器,八戒八戒观看免费高清视频网

              <form id="xhzhr"></form>

              <form id="xhzhr"></form>
                <form id="xhzhr"></form>

                    <form id="xhzhr"><nobr id="xhzhr"><nobr id="xhzhr"></nobr></nobr></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