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xhzhr"></form>

<form id="xhzhr"></form>
    <form id="xhzhr"></form>

        <form id="xhzhr"><nobr id="xhzhr"><nobr id="xhzhr"></nobr></nobr></form>

              一雙雪白的美腿無力的 承受不住他的猛烈撞擊

              是村里有名的老無賴,五十多歲了還是個光棍。光棍其實也沒什么,可這個老無賴還經常會摸女人的屁股,都被一些女人的男人打了好幾次。

              對于老無賴出現在這,劉旭當然非常不高興。

              “喂!”

              見是劉旭,原本還在往里頭眺望的老無賴就驚訝道:“你怎么回來了?不是在城里嗎?”

               文學

              “你跑到我家來干什么?”

              “路過,路過,”老無賴露出一口黃牙笑著,隨后就趕緊走開了。

              見門鎖著,劉旭就敲了敲門。走進去后,見玉嫂重重松了口氣,他就知道老無賴出現在這一定不是偶然,所以他就問了玉嫂。

              一開始,玉嫂還不肯說,可在劉旭再三逼問下,玉嫂才說了出來。

              兩個月前的某一天,玉嫂在門口剝豆子,看到從前面走過去的老無賴就禮貌性地打了個招呼,哪知道以為玉嫂對他有意思的老無賴就蹲著和玉嫂聊天。

              玉嫂的性子是不想得罪任何人,所以也就有一句每一句地和老無賴聊著。

              哪知道那天過后,老無賴就隔三差五跑來聊天,甚至還向玉嫂暗示想娶她。

              自那次后,被老無賴嚇到的玉嫂就再也不和老無賴聊天,只要一看到老無賴來就板著個臉??捎裆┰绞抢涞?,老無賴就越是興奮,還說要和玉嫂住在一塊。

              有次,老無賴還想動手腳,剛好有個精壯的鄰居經過,直接將老無賴打跑了。

              玉嫂一個人過,劉旭當時又沒有在家,所以是不可能每次都有人幫忙的,所以每次她看到老無賴來了,她就立馬進屋,還會將里頭的門給鎖上。

              但最讓玉嫂忍受不了的是,老無賴偶爾會半夜三更來敲門,還一直讓玉嫂開門,說要一塊睡,這搞得有時候玉嫂半夜聽到什么風吹草動的,就以為是老無賴又來鬧,還擔心老無賴會把門撬開。

              聽玉嫂說完,劉旭是氣得不行,他就立馬往外走。

              劉旭看上去很斯文,可也有干過架的,所以擔心劉旭是要去打老無賴,玉嫂就急忙上前拽住劉旭,道:“旭子,別去打人,老無賴一身都是病,你要是把他打死了,你就得坐牢了。”

              “那個混蛋!竟然趁我不在的時候欺負你!我一定要給他點顏色瞧瞧!”

              “不要去!”玉嫂立馬從后面抱住劉旭。

              被玉嫂這么一抱,劉旭倒是冷靜下來了,他更感覺到了玉嫂散發出的成熟氣息,甚至能感覺到壓在他后背的兩團彈性十足的軟肉,這軟肉還隨著玉嫂那急促呼吸起伏不定著。

              嘆了口氣,劉旭就道:“這次我就不打他,要是他下次再來,我準打得他像狗一樣爬走。”

              “應該不會有下次了。”

              回過身,看著這個柔弱的女人,劉旭就拉著她那滑溜溜的手,道:“有時候我真的看不慣你這軟弱的個性,這真讓我擔心。幸好我決定留在家里,要不然你以后連睡個覺都不安寧。”

              “你這語氣怎么像是在教育小孩子呢?”張玉笑得非常甜,兩個酒窩非常明顯。

              “因為我長大了,所以當然可以教育你了。好了,咱們去王艷家吃飯,她家里有肉。”

              “不好吧?”

              “都那么熟了,怕什么?”說著,劉旭就拉著張玉走向王艷家。

              劉旭明明才二十二歲,可他給張玉的感覺比三十歲的男人還來得成熟,這讓張玉心安了不少,她也很期待和這個好像兒子一樣的男人一塊生活的日子。

              吃飯的時候,王艷就一個勁說著劉旭以前的糗事,這讓劉旭都有些無奈了。

              身為男人,當然是要回擊的了,所以劉旭也說著王艷的糗事。就比如以前王艷學著男人那樣站著撒尿,結果弄得腿上都是。又比如王艷某次和劉旭玩結婚游戲,結果還親了下劉旭的嘴巴。再比如王艷曾一個勁地壓開始變大的胸,還說變大了很難看。

              總之呢,王艷劉旭就互相說著對方的糗事,張玉則時不時笑出聲。

              至于王艷的女兒,她什么都不懂,就傻巴巴地坐在那兒看著,偶爾還會將手里的肉塊送進嘴里,一嘴的油膩。

              飯吃到一半,劉嬸突然跑了進來,是住在張玉和王艷家之間的鄰居,人很好,經常到處串門聊天。她還有個二十歲的兒媳婦金鎖,只可惜她兒子在北京那邊賣房子,一年難得回來一次,所以這婚就和沒結一個樣。

              見劉嬸記得像是丟了魂兒似的,王艷就忙問道:“出啥子事了?”

              “我……我兒媳婦……她……她……”

              “先緩緩氣啊。”

              “她被蛇咬了!”

              鄉下很多蛇類,有些有毒,有些沒毒,加上劉旭是學醫的,他更知道要是被毒蛇咬了又沒有及時救治又多可怕,所以他就忙問道:“現在人呢?”

              “家……家里……”

              “我先過去看一下!”說著,劉旭就跑了出去。

              跑進劉嬸家里,聽到一聲聲痛苦的伸吟,劉旭就立馬推開了那扇虛掩著的門,可看到躺在床上的金鎖竟然光著個上身,還一只手握著肉包子,劉旭就急忙退了出來。

              “你哪里被蛇咬了?”

              “胸,疼死我了。”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相關文章

              大胸女友韩国免费,亚洲成A人动漫播放器,八戒八戒观看免费高清视频网

              <form id="xhzhr"></form>

              <form id="xhzhr"></form>
                <form id="xhzhr"></form>

                    <form id="xhzhr"><nobr id="xhzhr"><nobr id="xhzhr"></nobr></nobr></form>